新闻动态

明洪武釉里红石榴尊

发布人:网站编辑 发布时间:2016-11-05

  洪武朝瓷器是上承元代、下启永乐宣德的重要转变时期,总体风格介于元代和永乐宣德朝之间。就釉里红而言,洪武釉里红瓷器是明代烧制最成功的阶段,也是极盛时期。如果说元代是以青花瓷器为釉下彩绘瓷器的代表,那么洪武朝则开始了以釉里红瓷器为釉下彩绘瓷器的新时代。北京东正2016年秋拍中,一件明洪武年间的釉里红四季花卉纹瓜棱石榴尊惊艳亮相。

明洪武 釉里红四季花卉纹瓜棱石榴尊 H:51 cm RMB 12,000,000-15,000,000

明洪武 釉里红四季花卉纹瓜棱石榴尊 H:51 cm RMB 12,000,000-15,000,000

  虽然处在元明之际的转变期,洪武釉里红在拉坯、烧成、釉色等各方面都达到了顶峰。此件明洪武釉里红四季花卉纹瓜棱石榴尊,撇口,束颈,丰肩,圆腹,腹部下渐收,圈足。通体装饰釉里红花纹,尊身为十二瓣瓜棱形。胎体厚重,釉面莹润,造型浑厚典雅。花纹纹饰仍然采用分层描法,由口沿至底,分别为如意云头纹、蕉叶纹、折帶雲纹、串花纹、仰俯蕉叶纹,回字纹及卷草纹等。纹饰层次繁复,带有明显的元代遗风。釉里红瓷器以其难得一见及巧夺天工而闻名于世,这种极为敏感的红料,陶匠必须小心谨慎处理釉汁成份、铜红料比例、窑内的焙烧温度和氧化程度,以及瓷胎在炉膛内的摆放位置,以期达预期的颜色效果。如果温度过高,铜料会全部挥发干净,温度过低则彩晦暗。即使工匠极尽能事,不理想的釉里红产品仍是占了大多数。在这样几近苛刻的呈色环境下,诸如本品所呈现出的紫红色并略微泛灰色色调,且发色匀称即是标准至极,具有极高的艺术成就。

  但明代釉里红的珍贵除去其复杂的烧制难度,尚有另一个原因。自古以来,中国人均视红色为吉祥喜庆的象征。据《大明会典》记载,洪武二年(公元1369年)皇上诏令,宫廷祭祀所用的金属器物概由瓷器代替。当时,每个祭坛皆有其特定的颜色,而代表朝日坛的正是赤色。御窑厂、府邸等这些考古埋藏属性明确证实洪武釉里红属官窑器,这与明初景德镇民窑和墓葬中没有发现釉里红的现象也是相互印证的。这种宫廷专用的作风,与元代瓷器以外销为主、随意性很大的特征是截然不同的。

  数量稀有之外,本品的花卉纹饰也颇有特色,瓜棱上的“串花纹饰”明顯突出了縱向伸展,在視覺上散發出的蓬勃向上的生命力。其實“串枝花卉”,即長串花卉加底部配有洞石的畫面結構,已是宋代宮廷繪畫中的傳統之一,只是當用在造型穩重之中見修長美感的石榴尊之上時,為配合瓜楞所構成的空間,加以調整誇張而已。出生於洪武晚期的宮廷畫家戴進(1388-1462),作品有《蜀葵蛺蝶圖》,正恰似是脫胎於本石榴尊之上。十二串品類各不相同的花卉,串串之上含苞的花蕾與怒放的花朵同在。這既象征着一年四季,月月好景的常駐,也借待開的花蕾表達了子嗣之興盛,以及繁華之連綿不絕的美意,在在都是對大明昌隆國運的憧憬。

  以现代人的审美力与亮丽而工整的明清青花官窑器相比,明洪武釉里红或许有些黯然失色,再加上洪武朝遗传世品不多,书写款识甚少,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内,人们把釉里红中的粗笨器归为元代,秀巧器物归为永宣时期,洪武釉里红非元即永宣,认识相当含糊。直到近三四十年来,随着南京明故宫遗址、北京明代司钥库旧址和江西景德镇珠山御窑遗址的考古发掘,数千件洪武瓷片被辨识分离出来,经过与纪年墓出土实物和传世品的相互对照,明洪武釉里红的面貌最终被揭示出来。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世界艺术品市场掀起一股“洪武釉里红”收藏热潮。2006年春,香港佳士得一件明洪武釉里红缠枝牡丹纹玉壶春瓶拍出了8000万的高价,2011年4月香港苏富比又以4000万港币的价格售出明洪武釉里红开光式‘寿鞠图’棱口折沿大盘。


      新疆科鉴官网http://www.xjkejian.com       

      古 董 古 玩 鉴 定 交 流 加 微 信:cuiyuan008

      更 多 最 新 资 讯 微 信 公 众 号:xjkej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