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齐白石人物画扮靓华艺秋拍

发布人:网站编辑 发布时间:2016-11-04

  华艺国际=此次秋拍会将推出“巨匠——三石两鸿一大千作品集珍”专场,其中,现代绘画大师齐白石不同时期的精品格外引人注目。白石老人在艺术上承古法,不保守,面向现实,推陈出新,给中国画增添了新的生命力。

  早期追求工细一路

  白石老人的早期人物画,与清代人物画家焦秉贞、改琦、钱慧安等的绘画风格十分类似,多为工细一路,偶有兼工带写。

  此次将上拍的《红线盗盒》作于1929年,是齐白石应忘年之交胡佩衡之邀,根据三四十年前旧稿所绘而成。画中仕女面部清秀,蛾眉淡扫,朱唇吐艳,眉眼和发髻皆细笔白描,工致生动,清艳雅丽。

  “红线盗盒”是描绘唐朝红线女为了熄灭战争而盗金盒的故事。画中的红线女正盗盒归来,其衣服飘带随风而动,显然是吸收了吴道子“吴带当风”的画法。白石老人曾画过多幅《红线盗盒》,皆喜题一首七律诗赞之,本幅亦为其中之一。其书体一改典型的何绍基风格,行笔老辣欹侧,力重险峻,率真飘逸,又略带草书韵味点缀其间,字体布势、气韵章法自然天成,与人物线条笔墨浑然一体。

  中期多为传神精品

  中年后,齐白石在艺术上取法八大、金农等名家,无论笔墨还是意境都上了一个新台阶。尤其是在“衰年变法”后,更吸取了民间艺术的养料,创造出齐氏的独特风格。作画用笔减省而富有意趣,形象简练而蕴藏内涵,多为传神精品。

  齐白石的中年之作《拈花微笑》相当引人注目。“拈花微笑”是禅宗以心传心的首个典故,蕴含禅机之意。图中佛坐蒲团,以手拈花,面神安详,法相庄严。人物面容、衣袍均数笔写就,粗放中见精微,朴实中显意境。画上题“拈花微笑”四字篆书,用笔拙朴,颇有金石味。从用笔和题款看,此画应是其60到70岁之间所作,正值“衰年变法”时期,既保留了青藤、八大的冷逸,又兼金农的金石之法,是一件难得的人物画精品。

  白石老人一稿多本的作品传世较多,其中尤以人物画居多。与人们平时常见的《观音》、《罗汉》、《无量寿佛》等佛教题材绘画相比,《拈花微笑》一稿同类者并不多见,只有北京画院所藏的《拈花微笑图》,无论在造型、题款上与此图极为相似。此作所表现出的文人意趣,具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

  晚期用笔直率奔放

  齐白石晚年人物画不追求人体解剖的合理性,但注重人物内心感情的流露,用笔直率奔放,且一气呵成。所绘人物往往带有浓郁的人情味,有时近于漫画的思维,使人在愉悦之余,感觉到白石老人旷达的洞察力。

  齐白石的《人物四帧》虽无确切创作年份,但从题材、体裁和形式风格上可判断为晚年所作。作品用笔雄浑健拔,用色单纯而厚实,笔墨炉火纯青,线条真率自然,可谓白石老人晚年人物画之经典。

  菊花是白石老人晚年最为钟爱的题材之一。此幅《红菊花》中,叶子以没骨法绘出,复以浓墨勾出叶脉,清雅古拙,沉厚稳重。菊花以洋红或墨笔勾勒,间以藤黄点染,色彩鲜明,对比强烈。此作题跋:“八十六岁齐白石画于京华,道藩仁道兄先生旧时艺迹术能事,今来京华,开导一切,是同人造福,明日出京华,奉赠此幅以纪其事”。记录了齐白石与张道藩在1946年的会面,这次相逢亦成为两人友情的开端。此后,张道藩拜齐白石为师,成为当时轰动文坛的大事。


      新疆科鉴官网:http://www.xjkejian.com       

      古 董 古 玩 鉴 定 交 流 加 微 信:cuiyuan008

      更 多 最 新 资 讯 微 信 公 众 号:xjkej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