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750年前的滕王阁惊现艺术江西国际博览会

发布人:网站编辑 发布时间:2016-10-04

元 盛懋《滕王阁图》

元 盛懋《滕王阁图》

  绢本·设色·立轴

  尺寸:178×99 cm

  收藏单位:中国文物学会文博学院

  款识:唐代以诗赋取士,故一时四六铿锵,声音□丽彬彬然,□出尘表,故“王杨卢骆”尤其魁然者,而王子安逸志雄才,冠於百世之上,惜无其图以壮胜概。予不揣乃登兹阁,周览八极,遂援笔以写是景之,观者悉知为滕王阁序,景物列於眉睫间,子安之序矜词洒落,可洗□人俗肠於上池水也。盛懋。

  钤印:盛懋(白文)、子昭(朱文)。

  藏印:奎垣(朱文)、□□邱印(白文)、古香(朱文)、茹□之印(白文)、守梅招鹤轩主人印信长寿(朱文)。

  题跋:南昌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庐。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人傑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雄州雾列,俊彩星驰,台隍枕夷夏之交,宾主尽东南之美。都督阎公之雅望,棨戟遥临;宇文新州之懿范,襜帷暂驻。十旬休假,胜友如云;千里逢迎,高朋满座。腾蛟起凤,孟学士之词宗;紫电青霜,王将军之武库。家君作宰,路出名区;童子何知,躬逢胜饯。时维九月,序属三秋。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俨骖騑於上路,访风景於崇阿。临帝子之长洲,得僊人之旧馆。层峦耸翠,上(出)重霄;飞阁流丹,下临无地。鹤汀凫渚,穷岛屿之萦回;桂殿兰宫,列冈峦之体势。披繡闼,俯雕甍,山原旷其盈视,川泽盱其骇瞩。闾阎扑地,钟鸣鼎食之家;舸舰迷津,青雀黄龙之轴。虹销雨霁,彩彻区明。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遥吟俯畅,逸兴遄飞。爽籁发而清风生,纤歌凝而白云遏。睢园绿竹,气凌彭泽之樽;邺水朱华,光照临川之笔。四美具,二难并。穷睇眄於中天,极娱逰於暇日。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兴尽悲来,识盈虚之有数。望长安於日下,指吴会於云间。地势极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远。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怀帝阍而不见,奉宣室以何年?嗟乎!时运不济,命运多舛。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屈贾谊於长沙,非无圣主;窜梁鸿於海曲,岂乏明时。所赖君子安贫,达人知命。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酌贪泉而觉爽,处涸辙以犹欢。北海虽赊,扶摇可接;东隅已逝,桑榆非晚。孟尝高洁,空怀报国之心;阮藉猖狂,岂效穷途之哭!勃,三尺微命,一介书生。无路请缨,等终军之弱冠;有怀投笔,慕宗悫之长风。舍簪笏於百龄,奉晨昏於万里。非谢家之宝树,接孟氏之芳邻。他日趋庭,叨陪鲤对;今晨捧袂,喜托龙门。杨意不逢,抚凌云而自惜;钟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惭?鸣呼!胜地不常,盛筵难再。兰亭已矣,梓泽丘墟。临别赠言,幸承恩於伟饯;登高作赋,是所望於群公。敢竭鄙诚,恭疏短引。一言均赋,四韻俱成。(出)滕王高阁临江渚,珮玉鸣鸾罢歌舞。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捲西山雨。閒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至正改元九月中澣,书於江干之千顷草堂,天游生陆广。

  跋者简介:陆广,生卒年不详,吴(今江苏苏州)人。画山水仿王蒙,落笔苍古,用墨不凡。其写树枝有鸾舞蛇惊之势。其画在幼文(徐贲)、云西(曹知白)间,以萧散幽澹为宗。至正二十二年(1362)尝作雪山图。工小楷。作者简介:盛懋,字子昭。父洪,临安(今杭州)人,寓魏塘,业画。懋承家学,善画人物、山水、花鸟。

  元代盛懋《滕王阁图》作品介绍

  元代盛懋所作的《滕王阁图》是中国绘画史上最具写实风格的杰作,古代写实名胜画作无不具有特殊的历史人文研究价值。

  元代是中国绘画风格承前启后大变革的时期,继五代荆、关、董、巨以及北宋苏轼、文同、米芾等对文人之画的开源探索后,元代赵孟頫由此提出“书画同源”的创作理念,加以元四家黄公望、王蒙、吴镇、倪瓒在创作中极力倡导董巨,对笔墨表现着重追求古意,至明末董其昌提出“南北宗”论,源法五代两宋的山水画样式遂渐成为中国绘画继承与思变的核心,直至清四王在临古中强调画面形式的营构,中国山水画在陈陈相因中偏向一个极端,即重笔墨而忽视现实情境,甚至认为笔墨就是衡量中国画价值的唯一标准。正是在元以后文人写作的绘画史中,盛懋“写实”作品的价值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这是因为史论作者选择了符合自己审美理念的作品,而排除了自己思想领域之外的画家。

  20世纪初,在五四运动倡导科学的时代背景下,康有为、陈独秀等提出改良中国文人画,推崇写实主义。如同儒学一样,在当时革新派与保守派之间形成了水火不容的巨大争论。而事实上,当今天的人们以世界的审美格局审视中国绘画历史时,就会发现,写实风格绘画的多样性存在完全不能等同于西方角度,或者不应以西方写实主义独大或唯一技术标准来认知东方写实体系,正如同不应在中国绘画评判体系中简单地把写意绘画归于非主流艺术一样。

  早在东晋时期,著名画家顾恺之即倡导“以形写神”,唐代张彦远《历代名画记》亦将“应物象形”作为绘画六法之一。北宋文人李成的画作,可谓写实至极,大自然的寒林烟云、雾霭明晦被描绘得淋漓尽致。而元代赵孟頫在提出“书画同源”的同时,亦倡导作画应首推“古意”,他的作品一反南宋的“一角”、“半边”景象,而复回唐宋山水画中大自然眼中真实与心中意象兼备的宏远之势,如《鹊华秋色图》,其中平远的构图也成为后世文人山水画的一个重要元素。从当时倡导复古和笔墨变革的整体环境背景来分析盛懋的作品,就显得极其客观了。也正是这个特殊的时期赋予了盛懋作品时代特殊风貌。清初四王之一的王翚在《清晖画跋》中所记载的创作宗旨“以元人笔墨,运宋人丘壑,而泽以唐人气韵,则大成矣”,这在盛懋的作品中已笔情毕现了。

  此帧《滕王阁图》是盛懋亲自游历滕王阁之际,凭据个人的感受作创作层面的深刻观想,而后创作的现实主义与浪漫文人情怀兼备的写实畅意佳作。画中楼阁典雅堂皇,雍容规整,饱含东方中正气度与意境之美,而其笔下的雕梁画栋,翘角飞檐,在描绘上均以减至“意会趣合”为准则,恰恰给此类建筑写实绘画注入了所谓的“古意”之美,写实而不乏东方审美特质中的含蓄与质朴,再现了滕王阁建筑本身的丰碑式恢宏意象;极目烟云缥缈、渔舟唱晚,又展现了“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浩渺景象,画面咫尺千里,恰当唯美地将中国山水的高远、平远、深远的构图方式融入了写实景象之中;山石加以披麻皴、苔点等,用笔亦空灵简淡,兼具董巨山水风尚。作品在整体上把状物精微与文人写意融合,气韵悠长淡雅,一派生机活力,彰显出主题景物的隽永华美。

  文人画与写实的融合,是中国近现代画家研究和探索的重要创作途径。徐悲鸿、李可染、傅抱石、黄宾虹等大师均在这方面做出了巨大贡献。如今,在中西方文化交汇、中华文明全面发展之际,重新审视中国绘画史中由于各种历史原因而被忽视的重要作者和作品,对于弘扬中华博大深厚的文化至关重要。

  盛懋

  盛懋,字子昭,浙江嘉兴人,约活动于元至正年间(1341--1367年)。其家世代以画为业。盛懋继承家学,善画人物、山水,早年曾师从陈琳,后略变其法,在真山真水中“师法造化”而成个人风貌。风格近董源和赵孟頫,山石多用披麻、解索皴,设色明丽,主体风格属董巨派系。  

      新疆科鉴官网:http://www.xjkejian.com       

      古 董 古 玩 鉴 定 交 流 加 微 信:cuiyuan008

      更 多 最 新 资 讯 微 信 公 众 号:xjkej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