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古代绢画《伏羲女娲图》透出胡人对中华文化认同

发布人:网站编辑 发布时间:2016-09-08

汉人风格《伏羲女娲图》。

汉人风格《伏羲女娲图》

胡人风格《伏羲女娲图》。

胡人风格《伏羲女娲图》

  伏羲女娲是中国传统的神话人物,但这两幅《伏羲女娲图》,除了画面结构和内容一样,伏羲女娲的相貌、发型和服装的风格却不同。

  这两幅画,一幅是汉人风格的。画面上,伏羲在右,手持矩。女娲在左,手持规。伏羲女娲上身相拥,以红彩勾勒或涂绘的衣服,衣袖飞扬。下身蛇尾相交,尾部 粗长向内弯钩,蛇的尾巴用红、黑线勾边。伏羲女娲的头顶,用红墨线勾绘着日月星辰,象征着整个天体在宇宙中的不断运行。从他们的袖子、衣裙和发型看,是汉人。

  而另一幅画里的伏羲女娲,则是高鼻深眼窝,穿着敞领袍子般的胡服。特别是伏羲还留着络缌胡子,头上戴着胡帽,女娲梳着高盘发髻,描眉抹红,周围的星星如砂石一样不规则地散布在整个画面上。显然,这幅画带着胡人文化特征。

  虽说两幅画风格不同,但其画法古朴稚拙、线条流畅、劲拔洒落、技艺高超,含着一股中原文化的浩荡之气。

  那么,阿斯塔那古墓群一共出土了多少幅伏羲女娲绢画或麻布画?是不是风格都不同?阿斯塔那古墓群是西晋至唐代时期高昌都城居民的公共墓地,从19世纪初到现在,从那里发掘出土了20多幅绢质和麻布的《伏羲女娲图》。现在,新疆博物馆收藏了近10幅,其它收藏在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吐鲁番博物馆、湖南博物馆,还有一些国外博物馆,比如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目前就收藏了两幅。这些出土的《伏羲女娲图》,大部分都是汉人风格的,胡人风格的少些。

  说起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收藏的两幅画,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华书局编审柴剑虹有些惭愧,他感到自己关注吐鲁番出土的唐代《伏羲女娲图》 很晚。他在自己写的《探寻历史文化传承的踪迹与规律》一文中这样回忆道:“1995年初我访问该国国立中央博物馆,看到展厅墙上悬挂着两幅伏羲女娲彩画, 标明出自我国吐鲁番古墓葬,系公元7世纪后期作品。两幅伏羲女娲画的尺幅都不小,一幅为麻本彩色,另一幅为绢本彩色。两幅画均保存完好、色彩鲜亮。同时展 示的还有高昌、龟兹石窟的壁画残片及敦煌的幡画等。在域外看到流失的国宝,心情自然复杂。”

  回国后,柴剑虹将这两幅画和吐鲁番出土的其它《伏羲女娲图》比较,发现其中的不同是那幅绢质的画中,伏羲女娲蛇尾交缠了7圈,比其它画中的都长。另一幅麻质的画中,伏羲女娲所穿的是汉人和胡人混合型的服装,且伏羲右手捏着一个墨斗,从女娲右肩自然垂到腋下,而女娲左手也搭在伏羲左肩上,很有生活情趣。

       从画中那气韵生动、与死者相伴千年的神秘艺术和鲜明的风格中,可以肯定的是,唐代时期,以汉人为主体的高昌国,汉文化已深深影响了当地一起共同生活的其他族群,渐渐地,使中国传统文化得到了 西域各族群的认同,并成为他们的精神信仰。

  “从这些伏羲女娲画像自楚地、中原到吐鲁番地区的流变,似乎可以理出一条楚风影响汉地、唐韵 融合胡风的清晰脉络。”最后,柴剑虹在他的《探寻历史文化传承的踪迹与规律》一文中总结道:“伏羲女娲画正是西域多族群对中华文化的认同和精神向往,是各民族文化交融的生动例证。”

      新疆科鉴官网:http://www.xjkejian.com       

      古 董 古 玩 鉴 定 交 流 加 微 信:cuiyuan008

      更 多 最 新 资 讯 微 信 公 众 号:xjkej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