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折扇的脊骨:开合自如的手工之美

发布人:网站编辑 发布时间:2016-08-24

 

      在古今各类扇子中,开合自如的折扇可谓是最为灵巧便利的纳凉工具了。说是纳凉工具,但此话也不太准确到位。要完整全面地定位折扇,由于折扇中附属了书画与雕刻艺术,折扇应该是一种艺术性和实用性赏用兼备的物品。

  折扇收拢时只区区一尺间模样,携带者藏在袖管内,或插在腰际间都不显山露水。但一当打开后,孔雀开屏般的容貌又十分令人赏心悦目。而这灵巧的开合,便利的与 人相依相随的特点都来自于折扇那副脊骨。折扇的两片大扇骨和内里的十多根小扇骨被工艺师用一根扇钉坚韧不拔地穿缀于一体,承载着折扇一生的功能。

  一把纸折扇,外部的这两片扇骨可以被称为是扇子的主心骨。折扇收拢后浓缩成的最基本的形状,此形状就像一把有姿有态的小尺,随着主人携手而行,优哉游哉。有人将这种开合自如,小巧雅致且又携带方便的折扇称为游动的“天然空调”。不过,现在的人们玩赏纸折扇,也如古代文人雅士那样,较少地从纳凉的功效上去考量它,而更多地是从赏玩书画艺术的情致中获取收藏乐趣。这同时也就给折扇外部这两片扇骨提出了如何更艺术化和情趣化的审美要求。

  折扇的扇骨按材料的分类上说可谓品种繁多,千姿百态。细数说来大致有各种竹骨,如湘妃竹、梅鹿竹、佛肚竹、方竹等;另有黄花梨、紫檀、老红木、乌木、鸡翅 木、黄杨木等;还有象牙、玳瑁等等。按工艺而论既有刻竹或木雕的,也有漆艺的,还有镶嵌螺甸的,甚至还有象牙雕刻和烫金工艺的多种多样,可谓花样百出。可 贵的是那些天生丽质的湘妃竹、梅鹿竹等等,她们身上美丽的斑纹一如毛泽东那首著名的《答友人》中“斑竹一技千滴泪,红霞万朵百重衣”的诗句那样,为小小的折扇着上了一件霓裳羽衣。

  然而,众多折扇的扇骨皆用素面的竹片制成,且需通过竹刻艺师在上面雕荆镂楮,使其更具观赏性和艺术性。在小小的一 片扇骨上刻划人物肖像过去比较少见,而将人物形像“形神兼备”地雕刻出来更不容易,古时候只有清代嘉定派竹刻家方絜擅长此道。大玩家王世襄在《竹刻鉴赏》 中评论“方洁以擅刻小影称著,像面如瓜子,而眉目清朗,鬚髯楚楚,癯然一叟,似曾相识,足见名传不虚”。方洁以传统刀法雕刻人物,主要还是以线条为主。

  扇骨上的竹刻主要有“留青”与“浅刻”这两种传世技艺。“留青”竹艺又称皮雕,这实际上是一种从古老竹艺的深雕、透雕中脱胎而出的新颖的竹雕样式。新竹未雕 之时,这竹子外有竹皮,皮下有竹青,皮内有竹簧。留青,即是将竹皮剔去后露出竹青,雕刻中将竹子表面一层青筠上雕刻图纹画意,然后铲去多余的竹青,露出竹 簧(竹肌)的底子。在这薄薄一层青筠上,擅长书画的竹刻家还常常能巧施“留多留少”的刀下功夫,使作品呈现出层次丰富、明暗相间的艺术效果,随着细腻精确 的刀法,那竹雕中山水楼阁、神仙瑞兽等各式画卷如抽丝剥茧一般层层迭现于人们的眼前。

  与留青竹刻竞相争艳的“浅刻”竹艺,也颇能施展于咫尺方寸的扇骨之上。与“留青”所不同的是浅刻竹艺可以不施画稿,以竹人自己擅画的基本功直接以刀代笔,在竹片上刻画各类山水人物和花鸟果卉等。浅刻竹艺最具有中国传统水墨画的笔墨意蕴。你看那竹刻艺师在小小一片扇骨或一块竹臂搁上深一刀、浅一刀地刻画心中的 画境时,那抑扬顿挫的刀韵随着竹刻师的呼吸在一点一滴的渗透和渲染。在一片片经浅刻刀笔雕刻的扇骨上,咫尺天涯间似展开了一幅巨大的水墨画蓝图。无论其竹 刻画面上跋山涉水的行旅,还是绿塘中风姿绰绰的莲荷;抑或有高山仰止飞流而下的悬泉瀑布,清溪滩头举目望远的平沙落雁……浅刻竹艺能在仅有的尺幅间施展它 微中见宏的境界。也让人们手持一把把这种被称为怀袖雅物纸折扇时感受竹刻与书画艺术共有的美学情趣。

  应该说,这微小精致的竹扇骨,无论是那些天然不事刀工的湘妃竹、梅鹿竹、佛肚竹骨之类,还是经竹雕师巧夺天工之手精雕细刻后呈现优美画境的艺刻竹骨等等,前者呈现其天生丽质之美,后者展现能工巧匠的手艺之美。两者实质上最终是殊途同归,共同为这千古不朽的折扇艺术打造了一副硬铮铮的脊骨。

 

古 董 古 玩 鉴 定 交 流 加 微 信:cuiyuan008

更 多 最 新 资 讯 微 信 公 众 号:xjkej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