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天下第二行书精彩在何处

发布人:网站编辑 发布时间:2016-08-13

唐代“安史之乱”暴发后,河北诸 郡纷纷投降,而平原太守颜真卿与代理常山太守的哥哥颜杲卿,高举义旗讨伐叛贼安禄山。不料杲卿兵败,与儿子季明一起被俘,父子宁死不屈。结果,叛军砍下季 明的头颅,杲卿则被凌迟处死。叛乱平定后,颜真卿派去河北寻访哥哥的人员,带回了噩耗和侄儿季明的首骨。颜真卿百感交集,挥毫写下《祭侄季明文稿》(以下 简称“文稿”),对杲卿父子大义讨贼、被害身亡表达出无比悲愤之情。

  书法要真功夫,更要有真性情。颜真卿书写“文稿”不计工拙,无意求佳,信笔而书,平顺朴实,完全是悲愤情感的自然流露,英风烈气跃然于笔墨之间,神采飞扬。这是它最为动人心魄之处。颜真卿写此文稿并不在书法的形质上鼓努 为力、刻意做作,而是完全凭借自己平常积累的功力,率意随情而书,神采便自然显现;同时,这样的自然书写还带来了奇特的效果,与他的楷书相比,有着不同的 笔路。此外,魏晋以来的行草书札大多方劲秀逸,追求用笔精致、用墨精雅,而文稿逸笔草草,圆健厚重,墨色浓淡干枯对比强烈,风格迥然不同。当然,文稿的精 彩之处还在于它的点画书写和结字造型生动可爱,神态毕现,具有极为生动的生命形象。我们看:

  从开篇到“诸军事”一笔书35字,然后蘸墨又一笔书至“季明”二字,可见,因为都是年月、官职、勋位之类的辞句,故没有过多思虑。墨色从浓润到枯涩,周而复始;起收笔十分鲜明;结体比较规矩,但运笔流畅,两字间常有游丝相连。

  从 “惟尔挺生”起,因要考虑到内容用辞,他在字斟句酌之中频频蘸墨,行笔速度明显放慢,枯笔也相对减少。既然无心于书,结字、用笔都很随便,信笔而书,动有 姿态。不过,整体墨色效果还是焦渴之笔较多,透露出他悲愤激切的心情。我们知道,书法用墨的干湿浓淡的不同层次的变化,具有与绘画的色彩相同的表现效果。 而色彩不仅有“冷”“暖”的分别,还有着传达艺术家心理情绪的效果。所以,西方抽象绘画的奠基人康定斯基干脆把色彩看作是一种“象征性的符号”,它象征的 功用就是给内在的感情以外在的表现。颜真卿这篇文稿的用墨正说明了这一点。

  “孤城围逼,父陷子死,巢倾卵覆”一句,字体较大,浓墨重 笔,赫然醒目,切肤悲恸的感情跃然纸上。笔画的横转笔轻而直弧笔重,体现了横轻竖重的颜氏楷书家法;使转时以中锋圆笔为主,又杂以方折笔法,随行笔时笔锋 方向的变换而表现出绞动的姿态,如“围逼”二字。故既有大篆转笔的特色,又渗入刻碑的刚劲效果。

  “吾承天泽”到最后“尚飨”二字,悲愤激昂的感情一发难收,天真烂漫,动心骇目。“承”字掠策啄磔之间,“嗟”字右足上抢之处,都隐见转折。最后一行如轻云漫卷,辗转而下,形疏而势贯;结尾“尚飨”二字如惊龙入蛰,奇姿横斜。

  颜 真卿50岁书此文稿,通篇气势纵横,一泻千里,虽无意于书,但精湛书艺妙若天成,故与《兰亭序》并称,被誉为“天下第二行书”。因两者都是草稿,行文中都 有多处涂改。不过,王羲之写《兰亭序》心情轻松愉快,涂改之处细心而整洁;颜真卿写“文稿”心情沉痛激愤,涂改之处草率而胡乱。这正是“书,心画也”的明 证。

 

古 董 古 玩 鉴 定 交 流 加 微 信:cuiyuan008

更 多 最 新 资 讯 微 信 公 众 号:xjkej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