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里约奥运会开幕式是当代艺术的胜利

发布人:网站编辑 发布时间:2016-08-09

这次里约奥运开幕完美的演出,除了按照国际奥委会的规定选手入场和简短的宣言,最令人关注的应该是会场展现出南美洲热情和超模吉赛尔吧!但是为什么我们认为本届奥运是当代艺术的重要胜利里程碑?

  在本届奥运开幕式中来自各地艺术家的作品,可能都为人类艺术史留下重大的突破,究竟为什么这些当代艺术作品和大众的关系如此的紧密甚至影响了后世的审美价值,但在日常生活中艺术却有如此大的隔阂?

  我们先回到1932年,当年马蒂斯Henri Matisse 油画创作,用简单流畅的造型和强烈对比的视觉颜色,然后在接近八十多年后,里约奥运以此为启发确定了本届的代表图案。

马蒂斯的《跳舞》

经常有朋友问起“艺术是什么?”,现在我可以透过里约奥运开幕来做个简单解释了,首先,大家最关注的圣火,当巴西运动员缓缓拾级而上,点燃了圣火,圣火盆上升后停留在一件作品中,这件由当代艺术家ANTHONY HOWE创作的抽象装置以风力来推动, 整个雕塑上数百个小零件逐渐变化,缓缓的转动,配合着圣火的光焰如同一朵华丽炫目的花朵一般绽放,这件动感的装置作品借由空气的对流,也唤起了这些元素的生命力。

  这立刻又让我们想起片刻前会场上朗诵了巴西诗人卡洛斯(Carlos Drummond de Andrade)的经典诗篇《花与恶心》(A Flor e a Nausea)

  ……它很丑

  但它是一朵花。

  它捅破了沥青、厌倦、恶心和仇恨。

你们认为呢?

  于是,这件作品就透过有形物质所传达的无形想法,扎扎实实地击中我们心,对于这个复杂世界,太多事物不可解释也不容解释,真正的艺术是透过心灵传达的,不论你是否有美学素养或者艺术理论背景,能用最清晰的方式表达想法,真诚——是最好的策略。

  Howe于1954出生在美国犹他洲盐湖城,复杂而琳琅的碎形(Fractal)元素作品是一座绿能动力学雕塑,这正是“后工业时代主义Postindustrialism的典型,透过精密的科学计算及电脑辅助设计与制造,不需电力尽凭借空气流动的力量,引导雕塑转动,产生一种神奇而炫目的动态效果, 这部分符合当下人类的普世价值-环保,也承载当下科技文明,再一次击中甜蜜区。

即使在微风中这些零件和结构轻而易举的变化着, 碎形金属片也随着温柔的旋转, 闪烁的火光也为这座雕塑衬托出美丽的背景, 这座雕塑将自然与人工的元素交互,创建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视觉艺术美学。

  先勿论Howe的雕塑作品仅运用一般金属和工业用现成的轴承,符合巴西奥运捉襟见肘的财务,但是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比于其它项目的花费,这作品的成本真不需要考虑,况且,在奥运之后这件作品将永远流传后世,对于奥运会、主办方、艺术家三赢,这是一件绝对传世的艺术作品,令全人类印象深刻,但也请别冲动,马上就要提着钱便开始收藏,毕竟大部分的艺术家和作品都有着不为人知的“技艺”和“深度”,我们下回有机会再多谈谈,

  此外,艺术品的传达的语境和环境有着非常重要的关系,摆放在您家后院不一定就能掌握它的气场,有机会在北京美国大使馆透过围墙间隙看看Jeff Koons那沾满灰尘的气球狗雕塑吧!

古董古玩鉴定交流加微信:cuiyuan008

更多最新资讯微信公众号:xjkejian